回首頁

急救!救命!
腦中風研究院
腦中風計日療效
腦中風後遺症

搶鮮醫話
雜病實戰
名人針灸病房
名醫風範

養生館
山水台灣
人文花園
臨床針灸教學
針灸經典著作

急救!救命!

 

    登山突發「心絞痛」,針刺耳穴救命!      /吳子平

 

        2009.12.12(六),筆者與其他七位登山友人,前往台中縣和平鄉登山,8:15am從大雪山林道19.7k處左側產業道路起登,穿越多處原始林蔭,經1860m高地,左轉陡下大棟山1630m,再原路陡上折回1860高地,繼續縱走攀登鳶嘴山,挑戰海拔2130m、有著大山氣勢的裸岩高峰。

在接近台灣中部、中級山最具知名度的岩攀翹楚──鳶嘴山前,三座假山頭的70-80度連續三段陡坡上下,加上路徑荒僻,極少繩索確保,同行山友們過度使用的體能,終於出現了嚴峻的景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兩腳小腿肚抽筋,切抓「承山穴 

 

當天下午4:03pm時,一位60歲的姓山友,首先發生了小腿肚抽筋。前進速度大減。經呼救要求協助,切按、指抓其兩腳膀胱經的「承山穴」,以撥弦法重抓後,即告舒筋活血,順利無礙。

未料,過了不久,面對最大陡坡,某竟突然發生急劇的「心臟絞痛」,呼吸困難,弓著身體,顏面膚色明顯晦暗,完全中止步伐,根本已無力舉步前進。自云:「整個心臟糾結,又痛又緊又悶……。」

據一路同行的了解,某雖曾登山,但似乎經驗仍嫌不足,登山時的喘息呼吸,都是口部呼吸,耗損能量過多,且長時間體能透支,在應對最後陡上的負荷,心肺功能當然不夠用,甚至超乎其心臟負荷極限,陷入危急。

同時更糟糕的是,此時天色已然快速昏暗,登山「摸晚黑」的忌諱,著實令人著急憂心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急性心絞痛,耳針兩穴及時救命

 

 

某素昧平生,不知其病史。經徵得同意,願意接受針灸,乃緊急針刺耳穴心點、肝點及左手「內關穴」,約3-5分鐘,即告緩解不痛,呼吸平順,可以逐漸做擴胸深呼吸動作,沒有持續惡化發作可能的心肌梗塞、心臟衰竭,甚至更不堪想像的不幸悲劇。

在此緊急時刻,筆者乃適時告知正確的登山呼吸方法:絕對絕對,不可以用口部吸氣,必須緊守「鼻子吸氣、嘴巴呼氣」的原則,才能避免耗氣及能量耗損,避免快速口乾舌燥。在那完全與世隔絕的深山原始叢林中,面對後續還要陡上的峭壁,能夠及時順利救命,真是萬幸!萬幸!

為了繼續行程,10分鐘後拔去內關穴的針,耳穴則持續留針。患者已有明顯改善,不復痛苦,顏色緩和。夜幕中全員一心,山友們相互扶持,耐心地摸黑緩慢陡上,晚上6時餘登頂鳶嘴山2130m,仰望暗夜天空,星光稀稀疏疏。俯瞰大台中夜景,已是萬家燈火,無比的遼闊通明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鳶嘴山摸黑岩攀,登山大忌! 

 

煮了半壺熱水提供患者暖身後,接下來才是最大最驚險的挑戰,漫長艱辛的摸黑、摸扶著岩壁下撤。夜攀鳶嘴山裸岩,是登山大忌,不料,我們這一行竟然要面對這一趟懸崖峭壁下撤的驚險場景,委實始料未及。由於某的背包已請一位姓老師代揹下山,欠缺頭燈。鳶嘴山是筆者十分熟悉的山峰,下撤時乃由筆者在前帶路,病患則緊跟在後。一路上,筆者必須前行兩三步、再回頭幫患者照路。等他安全「著陸」後,又回頭前進兩三步、再回頭幫他照路……。

如此周而復始,重複又重複,終於越過驚悚的岩壁,走到較為緩坡路段。眾人異口同聲,忍不住高呼:「出頭天了!……。」這一趟奇特、驚險的登山行程。隊員事前沒有經過篩選,評估其體能及經驗,是延誤行程的最大主因。(不過,話說回頭,隊員中另有一位高齡72歲的董,反倒一路緩步順暢,自在地前進毫無異狀,令人佩服)

我們八人,原本預定6-7小時的行程,因著這一意外,加上長達3小時餘的摸黑,全程竟達12小時之久。值得慶幸的是,總算全數平安下山歸來。回顧重述整個過程,特別要再次的默默祝禱:

        這一切,冥冥之中,真的是要由衷地──謝天謝地謝山神!謝謝隊友的同心協力,相互照顧,謝謝兩位陌生山友在暗夜中伸出的熱情援手。(附註)

        最後,更要謝謝列祖列宗的針灸! 

 

附 註:

1.同行的一位姓女山友,在患者「心絞痛」接受針刺急救時,一度先行登頂以手機報案,向國家救難隊緊急求救,要求立即派出救護車接應送醫急救。經來回三度連繫,在獲知情況進展順利後,取消救援行動。

2.下撤鳶嘴山岩壁至1.2k瞭望台時,遇一姓青年獨自紮營於平台過夜,自稱「經常如此,快意人生」。他借手電筒給先遣的兩位山友,真是義重如山。

3.下撤至鳶嘴橫嶺山分叉路口時,又遇一位彰化籍帥哥山友,在協助接駁兩位先遣隊友取車後,又持手電筒上來接應照明,以防不測。暗夜中的關懷,真情流露,宛如天使,真是最大的窩心感動。

4.彰化鳳凰大地登山隊山友吳先生,本身登山經驗豐富,一路沉默押隊,從容鎮定,穩定人心,是極重要的精神支柱。值得一記。

5.山友的真情,熱情關注,一趟突發驚悚的、心臟病發的、摸黑登山急救行程,在在展現的人性光輝,點滴溫馨動人,感佩至深!謹此再次敬禮!

       心絞痛,能再承受CPR的胸腔壓迫嗎?

 

6.三個關於CPR的疑問,在此順便提出討論:一是陡坡所在,四處盡是箭竹、雜木林,病患其實不容易有平坦的地面可以平躺。二是即使平躺下來,弓著胸口才覺舒適的心絞痛患者,平躺只恐更覺難過。三是患者正值胸悶、胸痛、心絞痛,能夠承受得了再增加CPR的重度外力壓迫嗎?那麼,CPR真的是適合心絞痛、心肌梗塞…患者的急救嗎?

7.台灣的準內政部廖風德2008.5.10()下午,在住家附近的140高地公園爬山途中,因突發「急性心絞痛」昏倒,經緊急送台北萬芳醫院,搶救五小時無效,心肺衰竭猝逝,享年57歲。廖風德的這一案例正與本文內容過程大致雷同。

http://tweightbig.com/tainanwaiyue http://www.angella.com.vn/AboutUs.asp 台南外約|台南外送茶-推薦台南茶訊 http://dautoi.vn/activate.php 台南個工 http://on-night.com/taizhongjiaoxiaojie http://healthynews.com.tw/function.php 中壢打炮 台南小女人 台南外約 高雄援交妹 http://benhxuongkhop.info/trackback.php 外送茶 永和魚訊 台中頂級motel



 
 

腦中風研究院、針灸傳奇生活館 
諮詢專線:0911-812307 吳子平 教授 
電子郵件:jwu1024@ms14.hinet.net

 
Copyright 2008 stroke腦中風研究院、針灸傳奇生活館 All right reserved Design and planning by